第127章 河神祭祀
书名:天道打工人 作者:莫王 本章字数:6055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12:02:04

第一百二十七章河神祭祀

寒天界,一座不起眼的小山中。

一个背负着断剑,一手举着一副寒冰玄棺的白发中年人正慢慢的前行着。

每一步落下,大地便会四分五裂!

只是他周身上下却没有任何气息波动,好似一个普通人,但绝对不会有人愚蠢的去认为。

只见此时的他原本浑浊的眸子眼中是一片清明之色,此时在李辰现身的那一刹那。

内心中便是充满了希冀,只见他加快了步伐,向着北江域的方向迈出。

每迈出一步,便是山崩地裂!

自言自语的道。

“君茹,你等着,大帝现世了!

我一定会求他救活你的,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

至死不渝!”

而这样的一幕,相继在玄天界的各大势力中上演着。

李辰不知道,因为这一次现世。

掀起了整个玄天界的一场大动乱!

大越国境内南华郡下辖的一个偏僻小村庄,由于地处偏僻,这里常年人迹罕至。

山路崎岖,其中常有山林猛兽出没。

是故,这个村子里的百姓都极其封闭。

封闭到什么程度呢?

他们对当今的大越国,是哪个官家当朝都不一定知晓。

因为封闭的原因,村子中的人衣食住行,全部都依靠自给自足,不与外界互通往来。

便是发生战乱也殃及不到这个小村庄,倒也算得上是安居乐业,不失为一片世外桃源。

只是今日,这片世外桃源却是迎来了几个身着道袍的陌生人。

此时正值夕阳西下,在一条崎岖的山路上,三个穿着道袍的道士正慢步行进着。

为首的一个是白发老者,约莫六十来岁的年纪,后面跟着两个小道童。

一脸疲惫之色,显然被这崎岖的山路折磨的不清。

不过这是因为两个小道童修为不精的缘故,没看到那老者面色无恙吗。

但是他们却没有吱声,默默的承受着。

为首的老者似乎到注意了两个小道童的异状,笑了笑。

“徒弟们,在坚持会!

前面就到龙山村了,到时候我们去龙山村借宿休息一个晚上。”

两个道童有气无力,气喘吁吁地回应了一声。

“是,师傅!”

若是李辰在这,必然能认出眼前的这个道袍老者是谁。

那便是他的老熟人。

初来此界完成首个任务捉拿鬼魂时,遇到的第一个玄天界修士冯道长。

至于冯道长为何会带着的两个小徒弟来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那便说来话长了。

原来自地府现世,声名远扬后。

冯道长便是在观主的带领下齐齐转修通阴阳之术,以除魔卫道,造福乡民为己任。

而冯道长作为望峰观的一名长老,自然也不例外。

但是在前段时间,他的修行是到达了玄士境界的门槛。

在闭关苦坐无果的情况下,便是跟望峰观的观主申请了出观游历。

在望峰观的观主同意后,便是带着两个小徒弟离开了望峰观,游戏红尘。

至于游历的目的,一来是增长见识。

二来是磨砺的意志。

三是看看是否有机会突破玄士境的瓶颈,晋升玄师境。

而这一番游历下来,师徒三人的足迹早已是遍布了小半个大越国国界。

而这龙山村,便是他们师徒二人到达下一站的途经之路。

也是他们今天晚上的落脚点。

三人不知道在这条崎岖的山路上行进了多久,到处都是深处密林,各种毒虫蛇蚁。

甚至还出现了一只大虫,不过却是被冯道长泄出气势给吓走了。

当然若换成一个普通人,肯定死在这了。

终于在这时,前面突然出现了一抹亮光。

这抹亮光刺眼的让久在阴暗中行走的三人下意识的用手遮住了自己的双眼。

当他们再度睁开眼来时,视线豁然开朗。

只见前面是一个人口聚集,山清水秀的小村庄。

此时正值太阳落山之际,村子中的百姓还在继续劳作。

随后他们好似是发现了冯道长等人的到来,纷纷都是停下了手中的活计。

好奇的打量着冯道长这三个外来人。

冯道长毫不在意众人打量的目光,只见他走上前去,向着劳作的一个年轻力壮的村民行了个道揖,面带微笑的问道。

“这位居士,贫道师徒三人一路跋涉,远道而来。

如今天色已晚,想借贵宝地休息一个晚上吃些便饭,还望居士收留我等。

在下自有酬谢!”

看着突然走上前来的冯道长,这个年轻力壮的村民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

这是他长大第一次见到陌生人,心头不由得有些紧张,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只见他开口道。

“这个我做不了主,还得我们老村长决定!”

冯道长皱了皱眉,但随即舒缓开来。

和颜悦色的道:“那便有劳居士代为我们引见老村长了。”

听到冯道长的言语,村民摸了摸后脑勺,憨厚的笑了笑。

然后便是点了点头,开口道:“跟我来吧!”

说罢便是向着村子中走去,不一会儿,师徒三人便是在这村民的带领下走进了村中。

四人驻足于一处修葺的还算好的老宅外,只见这个村民敲了敲老宅的门。

开口喊道:“村长,有几个外来人说要在村子里借宿一晚上!”

见老宅内没有任何回应,于是村民便又多敲了几次。

不一会儿,门“嘎吱”的一声打开了。

一个面容苍老,老态龙钟的布衣老者打开大门从老宅里走了出来。

冯道长见状,连忙上前行了一个道揖。

将想要在龙山村借宿的话,再向布衣老者说了一遍。

布衣老者似乎是年纪大了,耳朵有点不好使。

冯道长说了半天话没听清楚,最后还是那个村民凑近布衣老者的耳朵前放大了声音说道。

“村长这几个外来人说要借宿!!!”

在村民的这一声大喊下,老者终于算是听清楚了。

连忙笑呵呵的道:“喔喔,可以,欢迎!

但是明天天亮你们得走!”

冯道长听罢,看到老村长开口应下了借宿一事,连连点了点头。

他们自然不会在这个封闭的小山村中多待,然后便是又道:“那贫道三人便是感谢居士了。”

说罢,从怀中掏出了一些散碎的银两,将其递给了老村长笑着道。

“还请劳烦居士我为等三人准备一顿晚饭!”

哪知老村长却是摇了摇头,坚决不受。

开口道:“贵客,你们在外也不容易!

又如何能收受你们的银两呢。”

二人又是一番推辞。

最后还是冯道长拗不过固执的老村长,才开口道:“那便劳烦老村长了!”

老村长笑着点了点头,便是将师徒三人迎了进去。

老村长的房子是由泥砖砌成,虽然不谈上精致但至少能遮风挡雨。

屋内的摆设虽然陈旧,却是五脏俱全。

而这算是这个小山村中最好的房子之一了。

老村长给冯道长师徒三人泡了壶热茶,然后便是开始与冯道长攀谈起来。

聊的最多的是山村之外的一些时闻趣事。

听得老村长是乐上眉头。

二人一番攀谈,时间不知不觉的很快便是到了晚上。

吃晚饭的时间到了。

看天色已晚,老村长便是出去为冯道长师徒三人准备晚饭了。

三人稍稍休息了一会。

不一会儿,老村长便是端着一份热气腾腾的饭菜走了上来。

笑着道。

“寒舍简陋,还望贵客海涵!”

冯道长连忙推辞。

四人落座,不一会儿一个古灵精怪的小男孩便是走了进来。

向着老村长脆生生的喊了一声道。

“爷爷!”

老村长顿时喜笑眉开。

一把将小男孩抱在了腿上。

然后便是招呼冯道长三人道。

“快点吃吧,不然饭菜凉了味道不好了。”

冯道长人点了点头,放眼望去,今夜的饭菜还算丰盛。

甚至对于老村长这样的家境说来算是奢侈了。

有着一只全鸡,一些野味,以及一份青菜。

虽然没有佐料,但是对于三人来说是极好了,连忙大快朵颐起来。

三人吃了一会,冯道长却是皱了皱眉,好奇的道。

“居士,你爷孙二人为何不吃?”

老村长笑而不语。

那小男孩却是开口道:“爷爷说这是招待贵客用的,我们不能吃。”

冯道长听罢,心头不由得一酸。

连忙将小男孩一把从老村长怀中抱过。

然后从全鸡上撕下了一只鸡腿,塞到了小男孩的手中。

那小男孩到看鸡腿,嘴中的口水都是要流了下来。

却是不敢吃,眼睁睁的看着老村长。

在老村长点头示意下。

小心翼翼的舔了一下鸡腿,才开始细嚼慢咽起来。

看着怀中的小男孩,冯道长便是向着老村长开口问道。

“居士,不知你儿子与儿媳何在?

为何不来一起吃饭呢?”

这句话好似到问了老村长的伤心处。

浑浊的眸子眸子一暗。

一句话也没说。

最后还是小男孩说道。

“我爹爹和娘亲都去伺候河神大人了!”

哪知老村长的听这话,好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连忙站来一声厉喝。

训斥道:“好好吃你的饭,别乱说些什么。”

小男孩嘴巴一瘪,任凭冯道长在如何询问也不开口了。

冯道长虽然心中疑惑,但是看着老村长这副模样,却也不敢再多问。

三人很快便是吃好了晚膳,待老村长收拾好碗筷,安顿好冯道长三人的住处后。

便是严肃的开口道。

“今晚村子里无论发生何事,你们都不要出来知道么。”

冯道长刚想开口说些什么,老村长却是离开了房间,让得冯道长的盘算落了个空。

转眼间便是到已到了深夜。

原本安静的小村庄突然变得吵闹了起来,其中隐隐约约的夹杂着一些悲戚的哭闹声,好像有可怕的事情即将发生似的。

躺在床上的冯道长猛的睁开眼来,修士的感知本锐于常人,一点点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们的耳目。

更遑论冯道长一尊玄士巅峰境界的修士了,他的眉头皱了皱,心头沉思着。

综合今晚村庄的种种异状来看,一种不好的预感自心头升起。

没有顾忌老村长的劝阻,也没有叫醒两个昏睡的徒弟,而是独自坐起身来,穿好衣物。

拿了墙上挂着的桃木剑,小心翼翼的走出了房间,向着吵闹声传来的方向摸索而去。

行进了约莫小半刻钟,终于是来到了哭声的传出地,小心的躲在了一株大树后。

探出头来打量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只见这个小村庄的全部村民都聚集在了一条大河的边上。

他们高举着熊熊燃烧的火把,目光严肃的注视着河中心的方向。

跳动的火光将漆黑的夜晚照的格外亮堂。

而在他们中间,是一个被几个年轻力壮的年轻村民抬着的竹笼子。

让人惊惧的是,这个竹笼子中关押着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花季少女。

此时的花季少女正哽咽的抽泣着,眼神中满是恐惧之色。

而这些村民中的领头的一人,赫然是老村长。

冯道长越发的疑惑了,心中暗暗道。

“这些龙山村的村民们是想干什么?”

还来不及让冯道长多想。

前方的人群中突然一阵骚动,只见原本立着的老村长突然“噗通”的一声跪了下来。

跪在了冰冷的河床上,在冯道长有些不解的眼神中,老村长苍老的声音缓缓的开口道。

“河神祭祀仪式开始!”

“拜!”

然后只见所有的村民们都整齐划一的跪在了河床上,神情有些木然。

向着河中心的方向恭敬的一拜,一旁的几位锣鼓手也是纷纷开始了手中的活计。

卖力的敲打了起来。

老村长在一片敲锣打鼓声中大声开口喊道。

“尊敬的河神大人,今年您要的祭品我们为你准备好了,

希望您来年还保佑我们龙山村风调雨顺,安居乐业”

说罢,老村长便是犹豫了一会。

看向了竹笼中关着的花季少女,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之色。

但转瞬即逝,只见他向着那抬着竹笼的几个年轻力壮的村民点了点头。

开口道。

“开始吧!”

几个年轻力壮的村民点头示意,然后迈动了步伐,便是抬着竹笼一步一步的向着河中心走去。

眼见的厄运来临,没有谁会来拯救。

关在竹笼中的少女停止了哭泣,好像是放弃了任何无谓的挣扎。

而是面若死灰的看了村民中一对年老的夫妇一眼,眼中的不舍之色一闪而过。

跪在竹笼中向着那对年老的夫妇重重的磕了三个头,悲伤的开口道。

“爹爹,娘亲,女儿不孝。

没有办法再在你二老膝下尽孝了,还望你二老以后多多保重的身体!”

少女的语气中充满了绝望。

闻言,人群中一个年老的妇人突然嚎啕大哭,迈动了步伐想要跑上去救下少女。

却是被身旁的老汉以及村子中的几个村妇死死的拽住,老汉的眼神中含着热泪。

颤抖着声音向着老妇人劝阻道。

“老伴,这是咱们家的命啊!

几百年下来了,村子里哪家哪户不用走上一遭,便是村长家也不例外啊。

若是拦下了他们,河神没有收到祭祀,到时候它怪罪下来,不再庇佑我们龙山村。

我们家就是龙山村的罪人啊。

我们还在村子里抬得起头来,别忘了我们家还有一个儿子啊!”

老妇人闻言,挣扎的脚步猛的停顿了来。

一把瘫坐在了地上,抱头痛哭了起来。

别看老汉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只是那老汉颤抖着的双手却是出卖了他,昭显着他内心的不平静。

见得没有人出来阻拦了,老村长幽幽的叹了口气,其的村民也是面露不忍之色。

但却是没有一人出来阻拦,好像对这种事是麻木了,司空见惯。

这条河不大,一眨眼的功夫。

此时抬着竹笼的几位村民是到了河中心了,老村长见状,也收起了心中的那份不忍。

毕竟是为了整个村子,决然的开口道。

“沉!”

听到老村长下了命令。

在少女的绝望中。

在老妇人的嚎啕大哭声中。

几个抬着竹笼的年轻人咬了咬牙,一把将竹笼丢进了河中心。

湍急的河水极速的流淌着。

但却好像冲不走这个竹笼,在众人复杂的目光中,竹笼缓缓的向着河底沉去。

看着缓缓下沉的竹笼,少女停止了哭泣,嘴中开始轻轻的哼唧着。

好像是在怀念着,配上此情此景,着实让人泪目。

冰冷的河水开始浸到了少女的脖颈处,眼看着要全部沉下去了。

在这时,千钧一发之际。

一个健步如飞的身影,在湍急的河面上脚尖连点了几下。

一把将需要几个人抬着的竹笼从冰冷的河水中给拎了出来。

在一众村民骇然的眼神中,凌波飞度。

转眼间这个身影便是提着沉重的竹笼到回了岸边上。

看着突然出现的这个身影,众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只有老村长一声大呼道。

“是你!”

这个突然出现的身影,自然是躲在树后打量着这一切的冯道长。

偷看了这么久,自然是大致明白了那“河神”是怎么回事。

这所谓的“河神”,无非是一个做恶的妖鬼而已。

谁见过哪个真正的神灵,需要用生人来祭祀的。

而他心中的疑惑也是解开了。

村长家的那个孩子口中的父母哪里是去伺候“河神”了,分明是被这些愚昧的村民给血祭了。

眼看着少女要沉入河底,冯道长自然是坐不住了。

他不能看着这人间惨剧发生,所以挺身而出,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救出了少女。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